巧克力味的云彩

〈公的就是揉奶也不會擠出羊奶〉

燈塗子:

昨天在微博和噗浪說想看秋羅羊被剃(剝)毛(光)的車


今天就看到了(*´艸`*)


吃得好開心啊(*´▽`*)


我繼續許願,希望各路太太大發慈悲,賜燈子載滿肉的車(你滾開


嗯,給我速度松我就滿足了(跪(滾




東北季風:



 

 



 


羊肉,後面放連結。 

 



 



 



 



 


 

 


一切都是意外。

 


 

 


おそ松眼睜睜看著チョロ松喝下放在桌上的水,在他面前變成了一隻綿羊,目測大約是中型犬的大小。

 


「……又是十四松嗎?」合理推測又是家裡的五男把什麼莫名其妙的藥水給帶回家了,長男喃喃自語道。

 


 

 


好在這種毫無道理可言的情況常常上演在松野家,要接受現實並不困難。

 


 

 


變成羊的チョロ松顯然相當不知所措。

 


那是自然的,畢竟可不是人人都會被迫面臨這樣困窘的現實,姑且不論變成這副模樣的原因,當務之急還是得想辦法回復原貌──真希望這藥水有時間限制,以後就算是在家也絕對不喝下任何來歷不明的飲品了。チョロ松在慌亂之中仍不忘在心裡吐槽,無奈有再多話語想抒發,到了嘴邊全變成了「咩咩」的羊叫聲,讓他焦慮不已的心情更是沉重。

 


將チョロ松的動作看在眼裡,おそ松眼底若有似無地閃過一絲陰影,旋即露出招牌笑容,蹲下來抱起變成綿羊的チョロ松,無賴地笑道:「說起來,チョロ松變成這樣真是有夠可愛的欸……誒,別逃啊,給哥哥抱抱嘛!」

 


因為是六胞胎的關係,雖是身為哥哥,卻從沒有過與弟弟們擁有體型差的經歷──チョロ松的體型這麼小的時候,自己肯定也是一樣──自覺現在正是實現大哥夢想的機會,おそ松又怎麼會輕易放過呢?

 


 

 


不意外遭到強烈掙扎,失去話語能力而只能咩咩叫,完全無法理解他要表達的意思,不僅變成動物還縮小了的チョロ松只好以動作抗議,維持人類的習慣,用前蹄推拒おそ松的手臂、後蹄前後踢動,就巴望著能踹到哥哥的腹部,但長男也不是省油的燈,不僅沒兩下就閃開攻擊,雙手並用就這麼把チョロ松禁錮在自己懷裡。

 


「什麼啊?竟然這麼反彈嗎?」

 


理所當然不管チョロ松的反抗,おそ松將變成綿羊的弟弟緊緊抓在懷裡揉捏,卻完全領悟不著チョロ松掙扎的原因。

 


稍微消停針對羊型態チョロ松的動作,おそ松的手不再動作,半晌──連チョロ松都覺得不對勁而停下掙扎疑惑的想轉頭時,おそ松才開口。

 


「……說起來,難得變成這副模樣,乾脆留點紀念吧!」說著便不懷好意的拿出家裡的刮鬍刀。

 


 

 


你是從哪裡拿出那種東西的!

 


 

 


清楚自己說出的話語毫無疑問是綿羊的叫聲,チョロ松只得在心中吐槽道,完全不想配合長男的惡趣味;當機立斷扭動著身軀試圖逃脫,最好可以離おそ松遠遠的。

 


「你還是別亂動比較好,不然我可不知道會動到哪裡喔,チョロ松。」對此おそ松搖了搖頭,不懷好意的笑道,手裡拿著刮鬍刀在チョロ松身周比劃。

 


此刻電動刮鬍刀發動的聲音對チョロ松而言簡直就是噩耗,最後當然抵抗無果,おそ松看著綿羊,不懷好意地將純白的羊毛刮下──

 



 



 


筆記本

 


噗浪貼

 



 


大概是後記(每次看到新注音跳出後繼都想接無力)

 


這篇其實也拖了滿久的

 


寫這種東西真的沒問題嗎?

 


對自己的文筆跟劇情描寫都沒有底,基本上就是寫開心的

 


羊肉真的好好吃喔,寫完這篇已經不知道寫不寫得出下一篇了

 


希望可以獲得搭訕的人(?